我要投稿
當前位置:首頁 人文天水 > 寫作天地【天水周刊美文】《我的家鄉在隴之南》(組詩18首)

【天水周刊美文】《我的家鄉在隴之南》(組詩18首)

  • 2019-06-21 19:02:03
  • 來源:天水周刊
  • 編輯:鐘雨
  • 417464
  • 63
  • 0

《我的家鄉在隴之南》(組詩18首) 

 文/張杰 


《麥子快熟了》 

黃昏的云煙吞進了燕子河岸的最后一束光影 

芒種了,小麥轟轟烈烈生長

 父親一聲沉重嘆息 

一鐮刀下去將要斬斷整個夏天 

把結實的真理拽回家監禁 

我的心在秦人地界,苦等了幾十個世紀

 誰還能扶起被斬斷的小麥 

靈魂信仰著修行 

我飯碗里仍是農人的宿命 


《武侯祠》

 透過陽光燦爛的薄霧輕煙 

走進漢昭烈帝廟 

君臣相處和睦肅靜 

臺階上綠意返青 

綠影婆娑在微風吹佛下 

遮掩著武將廊、文臣廊 

濃蔭叢中矗立的石碑 

仿佛悄悄地訴說 

這是諸葛灑下的無限清輝 

縱橫交錯彎彎曲曲的河道 

灰鴨嬉水 惠陵在素凈中蘇醒 

被大自然的色彩打扮的青青翠翠 

情不自禁的徜徉在三國的云霧里 

遠遠看去 碩大廣闊的祠堂

 蒼茫浩渺,氣魄攝人 

真可謂一代梟雄 

木牛流馬 

流露著智慧的笑容 

托起計劃的浪漫遐思 

漫步武侯祠 

整過世界浸成了夢幻的祠宮 


《邂逅愛情》 

在秦人廣場偏偏想起 

情人的故事 

博物館里的文物 

見證了你我的擁抱 

那次的擁抱使我難以割舍 

這段古老的愛情傳說 

穿越了時間的隧道 

在秦地 

我對你說過的那一句 

很多年過去了 

自己也忘了 

燕子河邊我們的秘密 

只有水里的魚兒 

才會知道 


《追尋的就是一個王朝要抵達的遠方》

 風起。云散。

 一個王朝留下的背影定格在大堡子山上 

站在秦公西陲陵墓旁 

聆聽歷史的聲音

 這聲音隨西漢水流淌,此時天空比歷史的天空更加明朗 

每一雙奔走的腳步,伴著糾結的舊夢

 帶上信仰,找到了安歇的地方 

只要心在遠方 

靈魂比石頭還要堅強

 黑暗離我們遠去

 想象未來有可能的幸福

 一百年一百年的數

 一個人長途跋涉

 一群人又悄悄安息

 遙望塵世的傷口

 期待另一種遼闊深遠

 在秦的大地上漫延…… 


《再次與紅河相遇》

 一灣干凈的河水,因一場雪干干凈凈 

也是一場干凈的雪,紅河遼闊寂靜

 我的世界因一條寂靜的河流俞顯平靜

 如果在《詩經》時代就有305種抒情 

平靜的環境里,每個人都是英雄 

英雄寫詩,詩歌悲壯,壯懷激烈

 居廟堂之高,還是處江湖之遠 

活著是王道

 我睡在冰天雪地安靜的河床 

心一直在遠方懷想 


《祁山堡》 

世間傷往事,天數茫茫,山河依舊 

隆中一對撥云見日,趨向那理想高峰 

西蜀在鼎盛與亡覆之間沉浮 

無奈六次出師,未捷身先死

 歷史的盛衰巨變,非諸葛本人淚滿衣襟換得

 夢想被氣勢恢宏的時代激蕩

 這個變亂歸于平靜的王朝

 被一個男人的理想高峰拖向遠方

 富裕。自由。寬容。浪漫。昂揚。 


《漾水河的春天》

 一聲蛙鳴叫醒了漾水河的春天,在深藏的夢里 

河邊的喧囂把塵世的混響攪碎 

岸邊的山峰一座高過一座,我把目光放低放平 

趾高氣揚消彌,不可一世逐漸平息 

內心的狂妄終歸踏實 

面對青山河流,一切也許渺小 

傾聽漾水河的語言陷入寧靜 

心淡了,世界也大了起來 


《晚霞湖畔立春前后》 

前些天的殘雪與寒風掠過天際 

沒有喚醒蘆葦叢的蛙聲 

對面老姜家高音喇叭傳出漢代情歌

 “年年有個七月七,天上牛郎會織女,巧娘娘,想你著” 酸溜吧唧 

夾雜著漂亮傷感的音符 

穿越三國兩晉南北朝唐宋元明清

 穿越冬天里的春天

 飄過湖面

 落在舞動白裙裾的織女懷中

 和往常一樣

 走在熟悉的湖邊

 端一杯清茶唱一曲酸歌

 沉寂了垂釣者的執著

 抬頭望云,萬物還有點冬寒

 春天剛爬過冬的門檻

 歌聲已是滿滿的秋天


 《西高山上高峰》 

我們像戴著枷鎖飛翔的鳥 

陷入西高山上 

同時站在西高山上高峰 

彼此輕輕讀出三十多歲的自己 

我們喜歡夕陽、歸雁 

以及西高山的兄弟 

更多喜歡談論少年時代英雄夢想

 如果時間走得太慢 

把那些閑愁 

凝在手指間

 以不變的姿態靠近心靈棲息的那座高峰 


《麥田地里的背影》

 曾經驚艷了歲月的背影不再挺拔 

溫柔的時光讓他再一次失去光華 

與麥秸桿一起彎腰 

望著漸漸黯淡的晚霞 

父親的背影逐漸消失 

茁壯的谷穗爬滿相思的糧倉 


《從河口起跑到西高山的方向》 

累壞了時光 

激情在洛峪河口流淌 

回味心中駐留的地方 

延伸到向西高山奔跑的方向 

那最初的夢想 

心中有河一樣寬廣 

讓執著和堅持等待 

也許高山群峰把信念詮釋得更加久遠流長 


《春天的同谷》

 在春天的同谷縣城,我依然相信,杜甫當年可以留下 

從他雙腳的老繭上可以吟誦悲歌 

他也想把受傷的頭顱攬進懷中,任陽光撫摸野蠻與無奈 

在同谷縣城,遠去饑餓疲勞 

汗水洗涮朱門酒肉臭的殘渣 

屁股磨光路有凍死骨的浮雕

 沉積了多年污垢的面容滲透出血汗

 沿著歲月的隧道奔騰流淌 多少年過去了

 血汗沿著年輪的軌跡慢慢升溫沸騰 


《一片油菜花已凋謝另一片油菜花恰好綻放》 

秦巴山油菜花已凋謝,隴南山區正好綻放 

被風吹遠的春天,忽冷忽熱,時光沒有退路 

我把冷漠的愛,寫成一片黃色的海洋駛向遠方 

凋謝的花朵已修成正果,綻放的在隴上江南掛滿芳香 

落暮的春天鼓勵開放的花朵,天空與遠方都是你的 

春天漸漸走遠,沒有過期的愛情被歲月磨損在分界線上,愛在左,情在右 

枯萎的花朵成熟后,綻放的仍舊鮮艷 


《四月的村莊》 

回到村莊,熟悉的麻布衫淹沒在田野

 釋放四月的暖意 

禾苗漸漸長大,望卻了紛爭

 求愛的云雀唱著情歌 唱了穿,唱了戴,再唱一半心上愛

 還有一種無奈,王大娃娶不上媳婦扛鋤頭

 把村莊感動的有點滄桑 


《泥功山邂逅杜甫》 

孤獨的身影“朝行青泥上,暮在青泥中”

 思念的行囊與莫名的感傷相互碰撞

 在泥功山整肅了靈魂 

柔軟的心上結出了老繭

 看到一千多年前支離破碎的他鄉

 “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 寄語鳳凰臺

“一洗蒼生憂” 重新雕刻人情世故的哀嘆 


《泰湖記》

 在通往歲月中老去的泰湖路上 

銀花,竹林無措把更多籠罩 

湖水退去 

在這遙遠、虛無之地,慌亂敞開紐扣的新娘 

在金徽酒窖里 一瞬間,那么醉美 

我讀不懂:緣起,因果

 以及如何接近的一剎那 

贊美。肯定。 


《陽壩,我來了》 

一滴雨,從我皸裂的皮膚上滑過

 曾經的浪漫在更遠的地方熟透了

 樹上的櫻桃有點羞澀,掀開了夏天的蓋頭

 陽壩,我夢里一抹彩色的魂

 把所有的肋骨重新安放

 遠方的你有點恐慌與不安

 撫摸風的陣痛 

來了,真好

 再過幾綹煙云,就是枝梢 


《梅園河》 

在約見夢鄉的細雨中,我聽出有人喚我到來 

在隴上江南,你和我相互表達愛意 

在我孤獨的身影里,前后都看到了你的明媚

 凝望梅園溝,一縷從昨天吹過來的風捆住我的靈魂

 無望的路,從未走遠 

梅園河在遠處流淌,阻隔著異鄉的夢

 面孔雖然老去,但心中抹不掉的那塊圣潔 

沉浸在大山深溝 

我總想在寂靜中再次表達

 固執與遲鈍

 聆聽河水逝去的聲響 

用我未挪動的身體

 尋覓河流的終點

自定義html
贊(63)

網友留言評論

2條評論
 
文明上網 禮貌發帖 0/300
聲明:頻道所載文章、圖片、數據等內容以及相關文章評論純屬個人觀點和網友自行上傳,并不代表本站立場。如發現有違法信息或侵權行為,請留言或直接與本站管理員聯系,我們將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時內作出刪除處理。
手机pc蛋蛋预测单双软件